欢迎光临 江苏财今网 ,我们将提供最新权威的信息数据为您服务!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收藏本站
财金网.jpg
您的当前位置:财今网 > 财经爆料
女子用朋友圈所卖面膜:停用满脸痘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5-06-15 09:37:00
0

   

  刘琴使用朋友卖的面膜,导致面部过敏,长满了小痘痘。 

   

  变美之后,刘琴成为了该款面膜的代理。 

   

  刘琴开始在朋友圈里发帖卖面膜。 

  两个月前光鲜亮丽、好评如潮,两个月后刘琴却因为这款面膜,而陷入痛苦,甚至愤怒。在使用面膜的过程中,她渐渐发现,自己已经依赖上了它,一旦停用,就会满脸长痘犹如毁容,再次复用,漂亮水嫩的脸蛋又回来了。正如她在朋友圈为这款面膜做的广告一样:“用了之后,根本停不下来。”

  27岁的成都女孩刘琴从没见过自己如此美。两个月前,她一走进办公室,同事就纷纷向她靠近,“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嫩?!”这让对颜值要求颇高、在成都青白江一家售楼部做售楼小姐的刘琴,有说不出的自信和快乐。她大方告诉同事,皮肤如此出众,是因为头天晚上使用了一款面膜。“效果太好了嘛!才用一次啊?”同事纷纷不敢相信。

  在“美”了一段时间后,刘琴成为了这款面膜的微商代理,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卖面膜。然而,刘琴、刘琴的姐姐和同事在使用了这款面膜后,面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不适反应。她们去医院检查,均被诊断为过敏性皮炎,并被医生“警告”,不能再用这款面膜了。6月12日,这3名女生向记者讲述了她们与这款面膜的故事。

  买面膜坑了自己爱 

  被朋友圈洗脑半年一试“神奇”面膜就上瘾 

  4月上旬,刘琴和姐姐刘冰在成都青白江区一家商场逛街,偶遇刘冰朋友的朋友,倩倩。倩倩在刘冰的朋友圈推销面膜,已经长达半年之久。“有许多面膜产品秀、买家使用秀等图片,也有自己买卖面膜的收入转账截图,以及其他买家或者代理向她表示‘产品好用’的对话截图……刘冰说,这完全和从前生活平淡的倩倩大不一样。“我看到她自从做面膜生意后,生活品质越来越好了。”

  “她一见面就说我妹妹的脸有好多痘痘,说可以用一下她的面膜。”一方面碍于面子,一方面也确实被说得心动,刘冰让妹妹刘琴先买一盒来试用一下。

  两天后,刘琴到倩倩家楼下,拿到了她从家里带下来的“货”:一盒“完美净肤面膜”、一盒“水嫩宝贝面膜”和一盒“蜗牛滋养睡眠面膜”。看在好朋友的份上,倩倩并没有收钱,只是说先拿去感受一下,还交代说,每周的一、三、五贴片,二、四、六睡眠,星期天休息。

  听着绕口令一样的使用方法,刘琴在拿到面膜的当晚,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撕开了一袋贴片面膜,半信半疑地往自己脸上一贴。她没有想到,这一贴,让她第二天的脸“就像白鸡蛋一样光泽、水嫩”,也让她对倩倩心生感激之情,对这款面膜产生强烈好感。她一去办公室,更让所有同事震惊,“怎么会这么美!”

  就从那次商场偶遇倩倩开始,刘琴的生活完全变了一个样。“自信得很,谈下来的客户也越来越多。”刘琴在青白江一家楼盘做销售工作,本来面貌俊俏的她,加上愈加嫩白的皮肤,销售业绩蹭蹭上涨。刘琴更加喜欢和依赖这款面膜,一星期有六天都在敷面膜,高频率的美容并没有让刘琴感到麻烦,反而觉得根本停不下来,“我每天早上醒来都不想洗脸了,因为太嫩了!”

   

  停用三天满脸痘复用一次全消 再停痘更严重 

  在连续使用面膜的一个月内,刘琴在微信公众号、朋友圈等地方,看到不断有类似“警惕朋友圈有毒劣质面膜”的文章出现。其中一篇文章就对比了实体专卖店、网上销售和微商销售面膜的区别,她知道了面膜中可能会存在一种叫“荧光剂”的化学物质,对人体有害。文章中说,网上销售和微商销售的面膜,被检出的荧光剂含量最高。

  “我当时心头怕,就问倩倩咱们的面膜会不会也有类似问题。”刘琴很快得到倩倩的答复,“不可能的,我们的面膜是经过专门部门检测并且过关了的,没有问题。”通过微信,倩倩把面膜生产商的卫生许可证和营业执照、面膜经销商的营业执照,在广州分析测试中心的检测报告等“证明”,翻拍之后发给了刘琴。

  这下刘琴心里才踏实下来,继续使用面膜,直到姐姐无意间的一句话“有专家说,天天敷面膜不好”,才让她第一次停用了倩倩的面膜。

  5月底,在连续使用了一个多月后,刘琴第一次停用这款面膜,并且连续停了三天。直到停用的第四天,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下子从天堂跌进地狱!”

  刘琴点开手机中当时的自拍照,整个脸泛红、微微肿胀,密密麻麻小米粒一样的痘痘堆满额头和脸颊,较大的痘痘中还有些黄色物体。“我当时感觉脸特别烫,还有点浮肿,两个脸蛋就像溃烂了一样,好恐怖!”刘琴当天就到医院就诊,医生的诊断结果是皮炎,建议她暂停使用护肤品和化妆品。

  刘琴把停用面膜脸长痘痘的事告诉了倩倩,倩倩的回答是,可能是对之前使用过的其他化妆品过敏了,面膜是没有问题的,可以再试试敷一下。刘琴心想,万一敷了又好了呢?当晚,她又开始敷。

  复敷的第二天早上,刘琴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敢相信,她又恢复了原来的水嫩肌肤,“过去的三天就像一场已经醒过来的噩梦……”她感到高兴的同时,又开始紧张和害怕起来:这个面膜到底为何如此“厉害”?为了知道是不是这个面膜导致了长痘痘,刘琴在复敷了一次后,再次停用。第二次停用之后,脸上长起了比第一次停用后,更红、更痛、更痒的痘痘,“比之前痘痘还大,里面还看得见脓水,简直就是毁容了!”

  6月12日,刘琴到青白江区中医院开了张病情证明,上面写着“临床诊断:过敏性皮炎,可能面膜抗敏对症”,医生建议刘琴不要再使用面膜了。

  卖面膜坑了朋友情 

  成为微商代理每天怎么发帖有讲究 

  “我最开始特别讨厌谁在朋友圈发这些,什么卖面膜的、卖吃的,我都不看的。”而4月17日,刘琴在自己朋友圈发了第一张“面膜帖”,成为了自己曾经“讨厌的人”。

  “倩倩的朋友圈真的非常吸引人,太强了,微商真的改变她不少,一下变得这么有文化,高端大气上档次。”一是因为想挣点“外快”,二是因为自己身边女性朋友很多,刘琴最终成为了这款面膜的代理,4月下旬,她成为了倩倩的“零售商”。全国零售价是98元一盒,每盒6片,刘琴称她从倩倩处拿货是1800元30盒。

  自从第一次发“面膜帖”推广到朋友圈之后,刘琴便一发不可收拾,“感觉自己有点走火入魔了”。之后的每天,刘琴都会发关于面膜的帖子到朋友圈,多则六七条,少则三四条,直到自己发现因为停用面膜出现不适,从未间断过:4月27日,“自从有了它,爸爸再也不担心我找不到对象了”;4月29日,“亲爱的,听我一句,千万别用这款面膜了,因为它会好用到让你用了就根本停不下来”;4月30日,“敷个面膜准备睡觉,突然心情变得美美的”……

  成为面膜代理后,同事张梅发现刘琴有时做事非常神秘。“有天我看到她在一个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手机号和对应的名字,好几大页。”刘琴透露,这些号码其实是从QQ上一个个抄下来,准备用微信加人的,“我以后天天给他们‘洗脑’。”

  刘琴还从倩倩那里学到很多经营朋友圈的方法。“不能老是发面膜广告,要经常发些生活动态,吃啊耍啊,要有生活品质。”刘琴发给记者四个文档资料:《加人话术,陌生人变粉丝》、《面膜过敏处理大全(做代理必备)》、《该品牌行业优势分析》、《拒绝处理》。倩倩告诉记者,这四个文件都是自己写的,教代理如何做好微商生意。

   

  同事用后脸红肿与“朋友代理”闹翻脸 

  张梅是刘琴的第一位“买家”。刘琴让她先免费试用两张,觉得可以之后,就可以成盒购买。“我们也是看在眼里,刘琴用了面膜后,真的皮肤好好,哪个不爱美嘛。”张梅说,自己在使用一次之后,就出现了脸部大面积充血、红肿,她随后从手机中翻出一张照片给记者看,“这就是用了面膜过后第二天,我的烂脸。”照片中,张梅露出的半张脸红肿着,上面细细的血丝清晰可见,和她本人相比,右脸确实肿得高出一些。

  张梅赶紧到医院就诊,“医生告诉我,如果不是面膜液体的原因导致过敏,就是面膜纸是过敏原。”在张梅过敏之后,刘琴的其他同事也都不敢再使用了。“我觉得这就是利用了我对朋友的信任,太失望了。”张梅说,自己是看在和刘琴关系要好的分上,才使用面膜的。不止是张梅,和张梅一起使用的刘冰,也出现对面膜的过敏反应。“我用了一段时间,脸上就开始红肿,后来我就没用了。”

  这三人出现的过敏症状,在倩倩看来,都不是面膜导致的。“可能是饮食有问题”、“可能是皮肤太缺水而导致的”、“我的面膜没有任何问题,过敏这个问题,关键是你第一次用没有出现过敏状况”……倩倩让刘琴可以尝试先找下公司客服,对没有开封的面膜,“你过敏了,我按原价退你就是了。”但刘琴不认可倩倩的说法,和她闹起了矛盾。

  因为面膜,昔日的朋友如今吵翻了,几乎成了陌路人,这是刘琴不愿意看到的。事已至此,她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这件事。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华西都市报记者何艾琳摄影吴小川(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