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江苏财今网 ,我们将提供最新权威的信息数据为您服务!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收藏本站
财金网.jpg
您的当前位置:财今网 > 图片新闻
扎克伯格引领“裸捐”风:把钱留给孩子不如用来改变世界
来源:一财网 方向明   2015-12-03 09:30:00
0

  “玛克斯(Max),我们爱你,我们觉得自己有责任留给你、留给所有孩子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美国时间12月1日,脸书(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宣布,自己已荣升为父亲,并在他给女儿的一封公开信里承诺,捐出他和妻子普莉希拉·陈所持脸书股份的99%,用于拓展人类潜能,促进下一代人的平等。

   

  马克·扎克伯格夫妇和女儿玛克斯 

  这可能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股神”巴菲特号召全美富翁向慈善机构捐献资产以来,最为感性的一次“捐赠誓言”。按当天脸书107.12美元的收盘价计算,相当于承诺捐出450亿美元。扎克伯格夫妇已经成立了一个新的基金会,名叫“陈·扎克伯格创新”,专门来管理这笔资金。

  虽然美国慈善界一直存在“合理避税”与“被迫捐赠”等说法,但无可否认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顶级富豪选择捐出自己的大部分资产,甚至是“裸捐”,美国的慈善事业迎来了“黄金时代”。

   

  比尔·盖茨、芒格和巴菲特 

  138名富豪加入“捐赠誓言” 

  “我真的觉得送太多钱给孩子,对他们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2010年,有三个孩子的盖茨与巴菲特共同发起了一个名为“捐赠誓言”(Giving Pledge)的倡议。

  “捐赠誓言”的主页上有这样一个定义:“捐赠誓言是由世界上最富有的个人和家族将他们大多数财富贡献给慈善事业的承诺。”该网页显示,一共有138名美国富人或富人家庭参与了“捐赠誓言”,参与者年龄从27岁到98岁,多数是白手起家的“富一代”。

  参与这个捐赠俱乐部的富豪们必须至少拥有10亿美元的净资产,且至少愿意捐出一半以上。但是,该俱乐部本身不接受捐赠,也不会指导如何捐赠。其实,早在2010年,扎克伯格夫妇就已经响应了“捐赠誓言”,此次只是将“至少一半”升级为99%。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通过对“福布斯2015美国400富豪榜”和“捐赠誓言”名单的比对发现,有56名富豪共同出现在这两份名单之中,这意味着,美国前400名富豪中有56位承诺将会把自己大多数的净资产捐赠用于慈善事业。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这56名富豪2015年的净资产总额已近4700亿美元。其中就有盖茨、巴菲特和扎克伯格这样承诺几乎“裸赠”的富豪。

  2010年发起“捐赠誓言”倡议时,盖茨夫妇和巴菲特就承诺分别将自己95%和99%的净资产贡献给慈善事业。他们还亲自上阵动员福布斯富豪榜上的金主们,当时一共动员了40名富人加入“捐赠誓言”,按当时数据估算,资产总额至少为1250亿美元,而当年美国慈善捐赠总额为3000亿美元出头。

  

 

  美国国家慈善信托基金的统计显示,2000年以来,美国每年的慈善捐赠总额都超过3000亿美元,几乎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一倍以上。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导致慈善捐赠有所下降,但是从2010年开始又呈逐年上升的趋势,2014年更是达到了3583.8亿美元的历史高点,占当年GDP的2.1%。

  据该组织统计,平均每个美国家庭年捐赠额为2974美元。细看2014年的数据可以发现,慈善捐赠最大的来源是个人,占总额的72%;其次是各类基金会,占15%;遗产捐赠和企业捐赠各占8%和5%。

  该组织数据还显示,美国有98.4%的高净值家庭参与慈善事业,另外,63%的高净值捐赠者把“回馈社会”作为捐赠的最主要动机。

   

  钢铁巨头卡内基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美国慈善事业之所以能迎来“黄金时代”,与美国的“捐赠制度”不无关系。

  有学者指出,美国曾经历过财富迅速积累的阶段,而财富集中在少数获益的个人手中容易导致社会矛盾趋于尖锐,因此美国法律在设计上有意推动有能力的富人投入到慈善事业中,以缓解社会矛盾和贫富分化。

  从税收方面来看,美国政府规定,企业和民众向社会捐款捐物可享受相应的减免税,捐款数额会在每年缴纳所得税额时被相应扣除。此外,慈善基金会被允许进行以增值为目的的运营,因此获得的盈利无需缴税。

  也有质疑的声音认为,资金过多地流入慈善机构将导致税收减少。甚至,一些富人实际是以慈善事业为掩护,利用税收优惠避免财产缩水。

  除此之外,美国对富人施以高额的遗产税和赠与税,以对资产转移进行限制。这意味着富豪的后代要想继承遗产必须付出高昂代价。例如,美国的遗产税便高达50%,而一旦成立基金会将财产注入,则可以避免财富传承产生的资产缩水,这一点往往给外界很大的“想象空间”。

  不过,慈善捐款也受到严格而透明的监管,在报表、审计和违规处罚上有相对更完善的规制和执行机制。

  以资产近600亿美元的盖茨基金会为例,它又分为基金会和信托基金,两者互不干涉,前者负责花钱,后者负责赚钱,但赚来的钱只能继续用于慈善。当然,基金会必须每年向税务局汇报账目,透明度很高。

  因此,美国对于遗产继承的高额税收及对慈善事业的税收优惠,是促使慈善基金大量涌现的主要原因之一。除此之外,价值观氛围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其实,美国社会此前也有家族内部代际传承财富的传统,打破这种传统、大规模投身慈善事业的时间转折点大约是从洛克菲勒、卡内基这一代企业家身上开始体现出来的。

  钢铁巨头卡内基曾说,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巴菲特在两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资产的增值对超级富豪们来说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但是这些财富在其他人身上却能发生巨大作用,例如为儿童提供教育和疫苗。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 

  年轻富豪们的“慈善目光” 

  从参与“捐赠誓言”的富豪名单中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科技界年轻富豪开始“接棒”慈善事业。与老一辈富豪的方式不同,新一代富豪希望自己的慈善事业能够为世界带来更为深远的正面影响力。

  扎克伯格夫妇在写给女儿玛克斯的信中就提到,“挖掘人类潜能和促进平等”是下一代人需要重点关注的两件事。“平等”几乎是通篇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这体现出美国公益事业的逻辑基础就是实现平等。

  然而,实现平等竞争的前提是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同等的受教育机会,因此,教育和医疗一直以来都是美国慈善事业的重点领域。扎克伯格在信中所提到的“个性化学习、医疗健康”正符合这个基本逻辑。

  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也有着独特的慈善想法。他曾经表示,与其把自己的钱都传给两个孩子,还不如直接给像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这样能改变世界的企业家。

  

 

  而马斯克的“捐赠誓言”也指向了未来。作为5个男孩的父亲,他已经把129亿美元身家中的大半捐赠给了再生能源、科学、技术教育和儿童保健等领域。作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他目前只领取1美元的象征性年薪。

  就算是在硅谷以生活方式糜烂、奢侈闻名的甲骨文公司总裁拉里·埃里森,也已经承诺将自己95%的财富用作慈善用途,其中多数都会划到他名下的医疗慈善基金会。

  Spanx首席执行官萨拉·布拉克利在2013年成为首位签订“捐赠誓言”的女性。她承诺将把多半个人财富捐赠给慈善事业,主要用于与女性相关的慈善事业。

  2014年美国十大慈善捐赠总额达到33亿美元,其中,身家超过30亿美元的GoPro创始人尼古拉斯·伍德曼和妻子向硅谷社区基金会捐赠了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硅谷社区基金会也曾多年接到扎克伯格的捐赠,2013年一笔价值近10亿美元的1800万股脸书股份令这家基金会成为全美资产排名第一的社区基金。

  由于硅谷浓厚的科技创业氛围,这家基金会显示出了新富豪们身上的一些共性和特点,这些精神也体现在该基金会的理念之上。例如,回馈社区至关重要;像投资一样思考和行动;做决定时高度独立等。

  由此可见,新一代富豪们在实践自己的慈善理念时有了更宏大的格局和更深远的考虑,且更能从不同的维度为改变世界做出努力。(本报记者下木、关健对本文亦有贡献)